首页汽车资讯 好友娱乐官方登录 IT资讯 理财资讯 星座资讯

加密货币:属于世界的赛博朋克运动

2019-06-13

比特币是历史的韵脚

赛博朋克运动:现实世界的反叛与展望

币圈虽有“主流币”一说,但币圈进入主流视野仍亟待圈内向圈外传达数字货币核心而具有Gamer changing能力的价值观。与滥用的“颠覆”(disruptive)不同,比特币是根据现状而做出的迭代,它不像《美国众神》中的新神祗一样高高早上,它是领路者,也是币圈最值得敬佩的前辈。

走在这方面创新前列的是蚂蚁金服。2018年,蚂蚁金服已成为全世界申请区块链专利技术最多的公司。虽然马云坦诚“但是蚂蚁金服连1块钱的比特币都没有”,但是从此言中可以看出两个基本情况:1. 他已经知晓比特币是高度可分的;2. 比特币的诞生离不开区块链技术。

在丹尼尔·加卢耶所著的《十三层空间》和电影系列《黑客帝国》中,主人公被构建在多层虚拟世界之中,必须打破层层壁垒才能获得真相和自由,然而他们无一例外都选择了义无反顾。同样这么做的还有《攻壳机动队》中的草薙素子。而比特币和其他真正怀有同样愿景的数字货币,都在为了一个现实和网络协同互动的世界做出努力,它们的目标并不是美元或者其他货币体系,而是人类自我迭代的需求具象,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已经运行千百余年的传统金融和经济体系。

它的名字是比特币。同样被它带火的还有区块链技术、加密货币和公链生态。

这位创始人拥有所有历史转折点赋予人类的所有精神和表象特质:至今没人知道TA是谁、生活在何处、教育背景不明...你甚至可以怀疑他是一位虚构人物。

谁也没想到,在科幻世界蔓延已有十数年的赛博朋克运动,竟然在现实中结出了独一无二的果实。这颗果实在投机者和信仰者之间辗转,在其诞生后11年仍然不断遭遇挫折而成长,初步形成了以其底层技术、应用场景、技术复刻为基础的庞大生态和交易市场。

只有反抗才能自证自由,而自由的未来被寄望在赛博朋克最核心的部分。香港九龙城寨的弯曲小巷、自我身份的迷失,各类朋克运动总摆脱不了这股阴沉的氛围,然而其中角色在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,才是赛博朋克的关键。

如果你对尤瓦尔·赫拉利的《人类简史》还有印象,抑或是美国经济学家N·格里高利·曼昆《经济学原理》的死忠粉,你肯定不会忘记初见货币和其他形式“被赋予价值”的概念有多依赖“共识”而感到的讶异。

如果你能看得懂这层潜藏在历史背景下的思想暗流,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中本聪在比特币创世区块中(Block #0)记录了如下信息: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(《泰晤士报》2009年1月3日讯 财政大臣拟开启针对银行业的第二轮紧急援助)。

更多区块链项目资讯,请访问TokenTM

当我们在谈论比特币的时候,我们在说什么

2008年金融次贷危机是黄金时代的丧钟,传统的金融体系被整个穿刺。这种历史性时刻给人以极强的既视感:“历史从不重复自身,汽车资讯但它处处押韵”(History doesn't repeat itself, but it ryhmes)。

反抗并渴求着

关于赛博朋克的定义网上的说法已经不一而足,我只需要给你几个关键词你就能启动人脑的自动补全系统进行识别,这几个词是:近未来,高科技、低生活,人工智能,中心化企业集团,黑客。没错,在赛博朋克的科幻世界里,你可以找到现实世界的各种诉求,所以不难猜到它作为科学文学子类诞生的历史背景:美苏冷战、中东战争、技术爆炸,之前由于通讯手段限制无法企及的现实信息和认知模式被迅速扩张、打破和重组,几乎是面对面的接触让敏感的科技爱好者认识到:未来正在加速向世界走来,旧有的世界必须被打破,刻不容缓,迫在眉睫。

有趣的是,在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里,“区块链”一词从未被提及,但是后者却是当今金融科技的突破口。币圈最成功的宣传口并不是个人自我营销,甚至也不是机构进场,而是区块链的普遍应用。

在科幻文学的历史中,赛博朋克诞生于黄金时代的末期——那片对未来充满乐观,对技术充满崇敬的沃土。

(本文首发公众号“币圈基者”,ID:GeekEnglish)

再来回顾一下比特币的诞生。2008年,神秘人士Satoshi Nakamoto(一般翻译为中本聪)在bitccoin.org留下了被后世加密爱好者奉为《圣经》的比特币白皮书——《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的数字现金系统》,除去参考部分仅8页的技术详解以“范式转移”的伟力整合了密码学、金融科技和网络技术,独创性地提出了信息时代的“共识机制”。

,,